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道与碳基猴子饲养守则 > 313 错序逐次递显(上)

313 错序逐次递显(上)(1 / 2)

罗彬瀚并非一点也不觉得感动。

他没有想过荆璜真的会在十个小时内出现,因为雅莱丽伽说荆璜还需要两三天。在寂静号上谁还能比雅莱丽伽更了解荆璜呢可眼前这个荆璜也毫无疑问是真的,从他乱糟糟的头发到了无生趣的眼神,都足以让罗彬瀚认清他不是什么奶茶女孩假扮的冒牌货。

他热泪盈眶地冲着荆璜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然后说:“你行不行啊少爷我咋觉得你还没睡醒呢要不然咱再回去睡会儿,反正也不差这点时间了。别整的你人来,魂不在,那不是坑么”

“闭嘴。”荆璜不高兴地说,“不许唧唧歪歪。”

罗彬瀚闭嘴了。他决定瞧瞧形势再说。

荆璜的身上冒出一层近乎透明的薄焰,使他的身影在空气中微微扭曲。当那火焰熄灭时,他身上的枫糖浆也去除得干干净净,又恢复到往日浴火般的身姿。宇普西隆见了连忙站起身,小小地鼓着掌。

“很好很好,卫生习惯保持得很棒啊。海盗这个职业的人大多不是很爱干净,如果是大人的话也很难再纠正了,必须要从你这个年龄段开始保持习惯才行。不过下次落地的动作还是要轻一点,不然很容易误伤周围人的。你看,那位队长的毛都被弄湿了喔。幸好你的体型很小,如果是我家乡的孩子在别人的地盘上这么着陆,肯定会因为撞倒了什么建筑设施而被骂的。不过就算是这样,以后也要更加注意才行。”

荆璜冷冷地盯着他,然后做了个让罗彬瀚大吃一惊的动作他打了个喷嚏,迷迷糊糊地用袖子擦了把脸。

“把人交出来。”他在擦完脸后继续说。

“是是,别着急啊。按照约定,周雨先生我是肯定会释放的,不过在那之前还是先谈几句别的吧。否则说不定你就直接带着他跑了。我可不希望一路追踪到你们的船上去,那样的话书面报告就不太好写了。”

荆璜二话不说地开始捋袖子,看起来准备和宇普西隆一对一肉搏。宇普西隆赶紧举起手说:“别,别,冷静一点你这样可是袭警行为会在公共安全部留下档案的喔,将来很影响你找工作的。而且你看,你态度这么凶,把无辜的女士都吓到了。”

他用嘴往旁边努了努。那个方向上远远站着散步的乌奥娜。罗彬瀚可以清楚地看见她艳丽的红发上也沾满了被荆璜溅出来的糖浆,看上去叫她相当生气,可或许她有着某种罗彬瀚所不了解的直觉,叫她非但没有靠近,反而比先前站得更远。她在远离糖浆湖和宇普西隆的位置望着这边,一下下梳理着头发。罗彬瀚没法从她的动作里读出“惊吓”的感**彩,他总觉得她下一秒就会从原地闪现到荆璜面前,然后狠狠地咬上一口。

这感觉让罗彬瀚有点不安,可荆璜依旧满不在乎。他只是毫无兴致地朝乌奥娜的方向看了一眼,第三次重复道:“把人交出来。不然我不客气了。”

宇普西隆夸张地叹着气,摆出一副非常为难的表情。

“早就听说你一直跟着家人住,不是很擅长和外人沟通,自己还有点社交障碍。我本来以为这是法剑和你关系不好才这么说的,现在看来,她好像已经说得尽可能委婉了。是我低估了她的善意,以后有机会的话代我向她道歉吧。”

荆璜的脸色突然间改变了。他撩起的衣袖沿着臂弯滑了下去,落回原先的位置。在久久地对着宇普西隆打量一会儿后,他缓缓地说:“你见过那个女人”

“哈哈,怎么说呢。其实也不算是特别熟悉吧。从工作性质来说勉强可以称为是同事,也是因为听说莫莫罗在你们船上,她才主动通过星网跟我打招呼的。她自称是你的同门师姐”

“放屁。”荆璜条件反射似地说,紧接着有点懊恼似地甩了甩头。那些细微的动作都令罗彬瀚瞠目结舌罗彬瀚不知道是否因为自己的解读有误,但从荆璜表现出来的姿态中,他感觉到了一种此前荆璜从未有过的东西。他愿意称之为“心虚”。

“她想干什么”荆璜警惕地说,“我不回去。别来烦我。”

“这个她已经猜到了喔。法剑告诉我,如果一直追捕冻结的话,就很有可能在某个时段遇到你。希望我在相遇的时候告诉你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关于这件事,虽然我也已经有所耳闻,但毕竟永光境和无远域隔得太远了,很难体会这件事对无远星的影响程度,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我知道的部分。听好了”

宇普西隆的周身亮起红白色的闪光。罗彬瀚差点以为他又要变身,可他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周身的光芒时缓时急地起伏。而荆璜则紧盯着那变幻的光团,仿佛能从中读出某种罗彬瀚未能察觉的信息。

“大概就是这样。其中有些涉及机密的部分,我没办法和你讲得太详细,但关键的事实是不会错的。就连薰渠和精卫都难得没有吵架,各自出了一个版面专门说这件事,可以想象联盟内部对此多吃惊了吧不过就算这样,说到底那也是无远域的境内事务,除非威胁到其他星界的稳定,否则联盟是不会插手介入的。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无远域的人急着找你吧。”

宇普西隆周身的光芒逐渐黯淡下去。他平和地看着荆璜,用一种兄长式的蔼然口吻说:“玄虹之玉,回去吧。不管是你需要他们也好,还是他们需要你也好,如果不能够把家乡的事情好好处理掉,那么远行也只会徒增烦恼而已。”

璜说。

“那能说说不回去的理由吗”

荆璜微微扬起头。过了一会儿后他说:“你讲的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了。他们的判断是错的,如果你说的情况真的发生了,那么我离开要比待在那里更好。”

“谁对谁错大概还轮不到我评判,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离开而已。”

荆璜又不说话了。好半天后他双手环胸,托着把明显不太灵活的左臂说:“我就不回去,你能拿我怎么办”

“那我也只好放弃了。毕竟我并不打算对你采用任何武力的手段,这一点也是法剑特别向我拜托过的。不过,如果你只是单纯的逃家少年,要不要考虑去我老家那里”

宇普西隆带着自豪的笑容说:“千万不要顾虑主客亲疏之类的。我老家对于客人的态度一向非常开放,如果你愿意遵守光之国的法律与准则,甚至可以直接加入进去,成为正式的光之国公民。这个是没有任何血统限制的,认识论上之类的差异也完全没关系,只要精神面貌与我们合得来就好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去我老家走走”

听到这句邀请的荆璜又变了脸色。他看看宇普西隆,用比原先响亮三倍的、堪称是宁死不屈的语态宣布道:“不去”

最新小说: 无尽法神 斗罗之尘忆斗罗 山海昭华录 格物界 直播:异界大领主 人在箱庭 已成魔千年 诸天提刑官 宿敌成了大佬怎么办 我的修道史 何以望长安